5.
  打從我進學校唸大一時,便參加自己心儀已久的廣播社,與社團裡的學長學姐們學習到很多有關廣播的專業知識,並在這裡受了許多有趣的訓練。唸大三時,一個偶然的機會下,XX電台的某個廣播節目正在誠徵主持人,正好這節目的調性我很喜歡,而且覺得自己做得來,於是就這麼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秉著自己一顆傻膽與一腔對廣播的熱忱前去應試。意外驚喜的,竟然讓我給應徵上了!自此便展開我邊唸書邊在電台打工主持節目的繁忙生活,我想這種生活步調對於「失戀症候群」應該會有不錯的療效。雖說失戀不是啥大病,但犯起來可真會要人命。
  今天在錄音室裡整理一堆點播歌曲的信件,我在眾多來信當中看見紹愷的信;他的信很特別,不管是信籤顏色或他的字跡,總能讓人在一片雪花飄飄般的信堆裡特別注意到。紹愷是我的忠實小聽眾,今天又寫信到電台點歌了。在我大四的電台節目主持生涯裡,闖進了一個可愛的高二生──于紹愷;他走進我所堅守,冰心玉潔的孤傲世界裡,開始用他純真熾烈的青春熱情溶化我心中那座偌大的冰山。
  空中的另一端,收音機旁,邊做功課邊守候的紹愷,正從喇叭音箱裡聽見我播放他所點播的歌曲;張惠妹的聽海
  「寫信告訴我今天海是什麼顏色,夜夜陪著你的海心情又如何?
   灰色是不想說,藍色是憂鬱,
   而漂泊的你,狂浪的心,停在哪裡?
   寫信告訴我今夜你想要夢什麼,夢裡外的我是否都讓你無從選擇?
   我揪著一顆心,整夜都閉不了眼睛,
   為何你明明動了情卻又不靠近。
   聽!海哭的聲音,歎息著誰又被傷了心卻還不清醒。
   一定不是我,至少我很冷靜,
   可是淚水,就連淚水也都不相信。
   聽!海哭的聲音,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悲泣到天明。
   寫封信給我,就當最後約定,
   說你在離開我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情──

  張惠妹的聽海,是忠實聽眾紹愷來信所點播的歌曲,不知道你是不是聽見了呢?不論你現在的心情是灰色或藍色,聽了這首動聽的歌希望你能擁有好心情。在這裡秋愁要祝你學業進步、名列前茅喔。接下來所播出的歌是來自台北一位署名為秋蟬的聽眾朋友所點播的歌曲
……」

  一直到很久以後,我與紹愷見面時,他才告訴我他高二那年每天總會守在收音機旁,等待我的節目時間到來。一遇有自己點播的歌曲被我播出時就會提前準備好錄音帶,然後將節目的部份截錄下來,再反覆聽著那些點播歌曲的片段,心裡總有無限歡欣。他說當初會喜歡我是因為節目知性溫柔的調性以及我細膩甜美的嗓音。被他這麼一誇,心裡其實很開心,聽眾的支持就是做節目的原動力,所以就算花再多的心血跟時間總也是值得的。
  聽節目跟點歌成了紹愷在忙碌課業夏季裡的唯一寄託,所以要是下課他就馬上騎著單車回家去,回到房裡便開始給我這秋愁姐姐寫信了。信寄出之後,他總癡癡的盼著我能回信……

  這一天,紹愷課餘時間拿著課本在涼亭裡坐著,雖然看起來好像用功啃書認真的模樣,但其實他的心思早因幻想著秋愁姐姐而飛掉了。
  「秋愁姐姐,妳會回信給我嗎?知不知道我在等妳的信?」紹愷捧著課本,喃喃自語的。
  「于紹愷,在想什麼啊?看你一臉發獃的樣子。」
  他一聽見同學的叫嚷,立時回過神來。「呃,沒有。等會要考國文小考,我在背書啊。」
  另一個同學搶過他手裡的課本看了看,揶揄笑著他說:
  「你背書?騙鬼啊!我們國文課要考第八課,你書都翻到十五課了耶。說!在想什麼?」
  「對啊,是不是在想哪本雜誌上光溜溜的美妹啊?不要想太多啦,年輕氣盛,容易傷心又傷身!」同學一語雙關的糗著他。
  話一說完,其他同學不約而同的訕笑了起來,一片鬧哄哄的。
  紹愷一臉正經,搶回自己的國文課本。「別胡扯了,我才不像你們,一群小淫魔。」他什麼都不辯解的就走開去。
  那時在他心裡,我這個他嘴裡喊著的「秋愁姐姐」是他的小龍女;是他的姑姑,他自許是我的過兒,我是他心中最寶貝的密秘,他謹守著,不願與人分享。






創作者介紹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