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下午,我正在小公寓的房間裡寫報告,寫完報告後,拿出那天揹去海邊的包包,翻了翻袋子,找出那張搭火車到海邊散心的票根,放在書桌上,然後撐起下巴,獃獃的盯著它看。
  我很清楚的知道,其實自己一直是深深沈溺在失戀的哀愁裡,不可自拔。忽然,想起張子謙告訴我的那些話;他說我的眉心總有一抹淡淡的灰色,還時常皺起一座小山。拿起桌上的鏡子,仔仔細細看著鏡中的我,因為一個馬士英,我失去了原本不懂情愛時,那個青春快樂的葛瀟湘。
  不行!已經一年了,再也不要這樣子過下去。我打開抽屜,然後拿出一個鵝黃色信封,上面寫好士英的地址,接著就把票根放進去,並且打算寄給他,就當是不完美的戀情添上了一個完美的句點。我已經下定決心要重新去過屬於我的新生活。
  封緘好信封後,我便將信拿到郵局去,貼上郵票投入郵筒內。
  從此,我與馬士英就再也沒有任何瓜葛了。他的任何事情,再也無法牽動或影響我的喜怒哀樂。我,終於救贖了自己。
  下午,我到了安親班打工,在來的路上我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心裡似乎隨著票根的寄出而感到輕盈了許多。一進安親班辦公室,我便看到張子謙站在打卡鐘前找卡片。
  「嗨!」我對著正要打卡的他打了一聲招呼。
  張子謙特地轉過頭來看向我,「妳今天很不一樣喔?中彩金啊?」
  「沒有,我沒偏財運啦。」
  「那有什麼事情讓妳這麼高興的?」
  我盯著張子謙看了看,不發一語。其實,就只是心境上的改變,沒什麼好提的。失戀就像一種病,但也不只有我才生這種病,況且都已經病這麼久了,應該要想辦法讓自己趕快好起來才對。不是嗎?
  「對了,今天晚上下班後你有空嗎?我請你喝茶,順便還你錢。」
  「呃,要還我錢啊。」
  「是啊。高級餐廳請不起,不過去茶館喝個茶,沒問題的,就當是向你道謝囉。」
  「嗯……,妳要向我道謝嗎?」張子謙歪著頭,睜著兩隻烱烱有神的眼睛看我,腦子裡卻不知打著什麼鬼主意。
  「你幹嘛?嫌喝茶不夠啊?告訴你喔,我可是窮學生一個,請你喝茶很不錯了,要再要求別的,恕小女子我無能為力。No way!」
  「妳的意思是可以再要求別的報酬嗎?」
  「我沒說,都是你說的。」
  張子謙不管我,自顧自的說:「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喝茶,要求別的呢?」
  「你想幹嘛?」我狐疑的望著他,他該不會要求香吻一個吧?Oh, my God!想都別想喔。
  「葛瀟湘同學,如果妳真想謝我的話,就告訴我那天妳去海邊到底為什麼。」他說完,撇了撇頭,然後裝可愛的笑了笑。
  噁……,大男生裝什麼可愛嘛?一定是怕我拒絕又罵人才會裝出那臉天殺的可愛相。好唄,算我輸了總行吧。
  「你,你真的要……」事實上我還是覺得有點兒為難耶。
  「沒錯!就是想知道妳去海邊的原因。」
  「好吧,念在你幫我這麼多的忙,只好答應你了。」
  「那就在新光三越十三樓,那裡有天台可以看夜景,不能食言喔。」






創作者介紹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