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打從我那沒肝肺的前男友張中旭跟那沒良心的學妹兼好姐妹曹藹雲一起背叛我,住在一起之後,我對愛情就超反感,連帶的對友情都有點懷疑了。俗語說得好:「天下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些道理若放在愛情跟友情上也挺說得通。為了不再受到愛情上的傷害,凡是追求我的男生一概被列為「拒絕往來戶」。但這陣子,那打工的電台外仍癡心守候一堆誓死想要追上我的阿貓阿狗、蟑螂跳蚤,有的熱烈瘋狂的程度跟行徑,簡直到了讓我望之卻步甚至是痙攣、發毛、皮皮銼兼嘔吐的地步了。怎麼說呢?那些瘋狂追求者,照三餐跟班的,天天送吃的喝的,饋贈內褲的,甚至是寫「血情書」的,什麼恐怖花招你想得到的統統都有。正常一點的呢,每天送些鮮花、素果還有巧克力糖球什麼的,總也讓我額頭抱著燙,看樣子想開一間雜貨舖是不成什麼大問題了。
  某天下午,課餘的紹愷來到電台外,這時幾個學校裡追求我的俗仔癟三正死纏住我不放(對不起啊男孩們,在我還沒對「愛情」跟「男生」改觀之前,就算你們再優秀再頂尖,在我心裡還是俗仔癟三哪。既然如此,怎不去追那些視你們為英雄的女孩們呢?你們哪你們,真是受虐啊)。心思細膩的紹愷讀出了我眼中心底對這群男孩們的厭惡害怕,於是便自告奮勇的當起我的護花使者來。
  「喂,你,幹什麼?」高大的紹愷抓起一個矮他半個頭的男孩,威脅似的問著。
  那矮個的男孩為了追尋「愛情」也不甘示弱,他揮開紹愷,言語頂撞了回去。「管我啊?我等莫秋愁犯到你啦?什麼東西啊?」
  「當然犯到我啦,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管你誰呀?你爸是總統還是行政院長?就算是我也不怕你。」當男孩說完之後,其他男孩也圍上前去,原本相互競爭想追求我的對手忽然連成一線想對付紹愷了。「天下沒有永遠的敵人」,這話真是說得太好了!
  「告訴你們,我誰也不是,我是莫秋愁的男朋友,這理由夠了嗎?」紹愷當眾宣佈答案的態勢竟還帶著點神氣不可一世,彷彿當我男朋友是件了不起的英雄事蹟。
  「臭小子,你莫秋愁的男朋友?鬼才信咧。」另個男孩子說。
  「不相信的話你們可以問問秋愁啊。」紹愷說完話後向我眨了一下眼睛。
  因為原本就生怕被這群追我的男孩子給生吞活剝,於是我點頭如搗蒜地配合著說:
  「是啊是啊,他是我男朋友。」
  其中一個男孩哇咧哇咧的大叫起來,叫聲還帶著點受打擊的哭腔:
  「啊,他真是妳男朋友啊?」
  我趕緊點了點頭,「是,是啊。」
  「好不容易才等到妳跟張中旭分手,怎這麼快就又有新男友了呢?」男孩們叫苦連天,然後看了紹愷一眼,說:
  「欸,這位小兄弟的手腳真是快又俐落,我們這群人乾脆拜你當師傅算了,教教我們怎麼把到這麼難把的美妹吧。」
  「別別別,小的我受不起,各位還是另請高明吧。其實我也只是運氣好了點,姑姑不嫌棄過兒我,好心接納了我。」
  「唉,罷了,先前爭不過張中旭學長,現在又爭不過你這毛頭小子,我看我們還是回家閉關練功算了啦。」說著一夥男孩們便拖著沮喪失落的步伐,緩緩離去。
  看著那群「戀蜜的蒼蠅」走了之後,我對紹愷簡直感激涕零,說是把他奉為我的太陽神也不為過。
  「紹愷,謝謝你,真得太感謝你及時相救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辦才好。」
  「姑姑、姑姑,解救妳免於水深火熱是過兒的責任,過兒還等著妳一起浪跡天涯呢。」
  「唉,你不曉得,姑姑我已經在絕情谷底住了很多年啦,不再夢想浪跡天涯,只想好好保住一條命躲起來,免為愛情所傷哪。」
  「那好,過兒就陪姑姑住在絕情谷底吧,一輩子守著姑姑,再也不讓妖魔鬼怪傷害妳了。」
  「那走吧,跟姑姑去谷底,我煮晚飯給過兒吃。」
  那群男孩走了之後,我跟紹愷就這樣毫無距離的談笑風生,一點尷尬的感覺也沒有。在他解救我之後,我們的友誼就更加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