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今天是情人節,牛郎與織女相會的日子。
  去年七夕前我與士英分手了,就這樣,我馱著失戀的悲傷,一個人孤孤單單的過了一整年。這一年當中,雖然我時常會忍不住的打電話給他,但總是在電話撥通響了幾聲後就馬上掛斷它。其實,手機是有來電顯示的,士英一定知道是我撥電話給他,但他從來沒回電,一通也沒有,所以我很清楚他是鐵了心的不會再回頭。
  記得士英來台中找我那次,他鴕鳥般的告訴我,不知道該選哪一個女孩。為什麼當我正式提出分手後,他就連挽回也沒有,甚至是絕決的對待我?現在我可知道了,因為他孬種沒勇氣先開口說分手,所以等我說了之後,他就可以理所當然不再來找我。甚至,他可以冠冕堂皇的對其他人說:人家都要分手了,我何苦去糾纏她?這不是我的男兒本色啊。
  一定是這樣子沒錯。ㄘㄟˋ,去你的

  「唉……,都過去了,別想了別想了。」我歎了口氣。不是我想沈溺在情殤的湍流裡不肯爬上岸,而是情人節的氣氛揭了結痂的傷口,勾起深藏在心底的疼痛。尤其在學校裡,我看到好多男同學捧著大把鮮花送給自己心愛的女同學,或討論著晚上要到哪去吃燭光晚餐之類的話題。突然,覺得那些同學們好像全在嘲笑我,笑我是個被男朋友遺棄的可憐蟲。他們一個個的朝我走來,擺出誇張醜陋的表情揶揄我……
  「不要,你們不要這樣對我。啊──,走開走開!」我開始大叫了起來。
  我一驚,醒來之後才知道原來只是個無聊的夢而已。揉揉惺忪的眼睛,看了一下桌上的鬧鐘,這時已經到了該吃晚飯的時間了。
  先上個廁所洗把臉,再去吃東西。我這樣對自己說。當我走過佳寧房門口時,竟看見她與書驊正在「你儂我儂」的玩親親,而且連房門也沒關。「喂──」我大叫了一聲,驚嚇著繾綣濃情中的一對戀人,她用極其不爽的眼神看著我。
  上完廁所洗完臉,走到廚房,才打算找些吃的東西填肚子。不料在那裡,淑鈞的男友貼在她身後,兩人正甜甜蜜蜜的煮著東西吃。
  「幹嘛,今天是怎麼了?怎麼約會的地點全改在公寓裡?」我白了他們一眼,連吃的東西也不找就走進客廳去。
  在我的三令五申之下,佳寧與淑鈞各自跟她們的男朋友離開了小公寓,全都外出去過屬於「他們的」情人節了。這時,只剩我一人呆呆的窩在客廳裡看電視,孤寂冷清。
  這會兒肚子真的餓了,我到廚房端出剛才淑鈞跟她男朋友所煮的那鍋黏糊糊的麵條,盛了一大碗吃了起來。這時,小茶几上的電話莫名鈴鈴的響起,放下手中那碗麵,我接起電話。
  「喂,找哪位?」心想,該不會是找我的吧?今天是情人節,大家都不在家。
  「我是子謙。」話筒裡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
  那聲音穿過耳朵也穿越我心間,真覺得好溫暖。「你,今天沒事啊?怎麼打電話來了?」
  「嗯……」他聲調上揚,想了一下才說,「想看看妳在幹什麼。」
  我輕聲的笑了笑,「我?我能幹什麼?在家看電視囉。你呢?」
  「過情人節啊。」
  「過情人節?你有女朋友嗎?上次你寄到學校給我的信不是……」啊,糟糕!怎麼又提到信的事了呢?一提到信就想起他告白的那些話,我下意識的又紅透了臉。
  子謙神秘的笑了笑,對我說:
  「不好意思,我要掛電話了,有朋友在等我。」說完,他馬上掛了電話,甚至連聲「再見」也沒對我說。
  我氣嘟嘟的摔上聽筒,嘴裡嚷著:「什麼跟什麼嘛?」
  今天晚上,我喝著一個人的咖啡,因為實在太無聊了,所以就把咖啡當水一樣的猛灌。這下子,可八成睡不著覺了。
  忽然,我聽見客廳的門鈴聲響起,整顆心跳起來似的嚇一跳。
  「糟糕!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會是誰啊?萬一要是壞人怎麼辦?我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生耶……」一下子靈光乍現,想到了一個辦法:
  「管他的,當做沒人在家就好了。」這會兒,我站起身來把屋內的電燈全關掉,窗簾全拉好,再將電視機調成靜音模式,企圖製造「無人在家」的假相。
  一切的動作就序之後,我便安靜無聲的坐在沙發上繼續看電視。可是說也奇怪,從我關燈拉窗簾到現在也差不多有十分鐘那麼久了,為什麼大門外的不速之客還是一直不停的按門鈴呢?
  這時,我火大的忘記害怕,怒氣沖沖的跑到門口開了門,正想好好教訓這個不懂禮貌的臭傢伙。才一瞬間,子謙就捧著一束淡淡清香的香水百合,溶著溫暖的笑意站在客廳大門口。我,幾乎來不及反應。
  「Surprise!」子謙說話的聲調拉高,衝著我笑。
  我訝異的瞪大眼睛看著他,「你不是去過情人節了嗎?」
  「是啊,我要過情人節,就在這裡過囉。」說完,他將花束捧上前,我竊竊微笑,接過他所送的香水百合,心想這一定花了他不少錢。
  「你幹嘛浪費錢啊?打工很辛苦,你要把錢留下來當學費啊。」
  「沒關係,我想妳會喜歡的。」
  一束花,跟情人節夜裡意外的來訪。子謙確實感動了我,心中那塊大冰山正在一點一滴慢慢的融化。
  原本灌了一大壼咖啡已經睡不著了!這下子,有了這個驚喜,我想今晚鐵定會更睡不著覺。我跟子謙就坐在客廳裡邊喝咖啡邊促膝長談。一整晚,我們的精神都好得不得了。
  天亮了,早上七點鐘,佳寧與淑鈞帶著疲累的神情回到公寓來。這時佳寧看見子謙就在客廳裡,便喳喳呼呼的嚷起來:
  「怎麼回事啊?昨晚三令五申叫我們全出去,原來是有人來陪喔?」
  淑鈞逮到機會消遣我,當然不肯放過囉。她捧起桌上那束香水百合,對著佳寧像演雙簧似的說,「喏,妳看看,還有花呢!」
  這下子我可是羞紅了臉,一把搶下她手上那束花,「唉呀,學長送花給學妹,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照妳的邏輯,學長跟學妹變成男女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囉?」佳寧逮到機會,又是一糗。
  這下子謙出馬,替我解圍著說:
  「好了好了,兩位小姐就饒了我們吧。我送妳們一人一束鮮花,總沒話說了吧?」
  「這位『瀟湘的』學長啊,我們可是在幫你喔。你知不知道不這麼幫你,很難追到瀟湘耶。」
  我們就嘰喳吵鬧的在客廳裡抬摃,笑聲充滿了整個屋子,歡樂的氣氛也全然感染了我。自從與士英分手後,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快樂的大笑呢。






創作者介紹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