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自從在公寓裡經過佳寧與淑鈞這麼一鬧,我跟子謙的曖昧情愫就更加心照不宣了。不過,也僅止於此,承諾對現在的我們來說,還不需要吧。
  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從安親班下班,說好要到中華路的夜市去吃道地的台南擔仔麵。中華路晶晶亮亮的,不管飯、麵、海鮮、台菜,做吃的小販總是一攤又一攤,不時還有吃客停車下車,三五成群的繞啊繞。吃完夜宵後,我明顯有了三分睡意,就跟子謙說:
  「我想回家了,有點累,想睡覺。」
  「好,我送妳回去。」子謙起身就要付帳,這時我攔下了他。
  「不要!我付就好。」
  「不行!哪有讓女生請客付帳的道理?」
  「我說行就行,法律有規定吃東西一定要男生付帳嗎?你就把錢存下來,好不好?」
  子謙似乎明白我的善意與用心,因此看我的眼神就更加不一樣了;那眼神中帶有一種珍惜與愛憐。讀出了他眼底的感動,對他的欣賞也正逐漸加溫中。
  這次夜市吃麵之後,我們之間的距離完全消失了。每當期中考或期末考前的一個禮拜便會相約一起去圖書館唸書。沒課的下午時光也會結伴一起看電影。最常去的戲院就是位於中港路新光三越十三樓的派拉蒙環球影城;我們第一次看夜景、接吻的地方。
  除了距離消逝之外,我們之間沒有口頭說過「喜歡」或是「愛」。喜歡跟愛是什麼意思呢?是不是要說了,對方也接受了,那才能變成男女朋友呢?嗯,好像是這樣子的。

  今天我跟子謙又來到影城看電影,看完電影後我們就到之前看夜景的天台去。這時戶外正颳起好大好冷的一陣風,他看著正在打哆嗦的我,趕緊脫下他身上的外套披在我肩上,站在面前用雙手拉著外套的衣襟,把我像嬰兒似的給包裹了起來。
  「瀟湘,妳看過張曼娟的短篇小說《喜歡》嗎?」
  「嗯,我看過,裡面有十一個短篇,我最喜歡的就是《喜歡》那個故事了。」
  子謙喃喃的唸著:
  「假如沒有妳的允許,不能說『愛』;那麼,至少我可以說,『喜歡』。是的,我喜歡妳。妳快要忘記我,而我就來了!」
  「這是小說封面的文案,你背起來啦?」
  「我背起來了,可是一直沒有對象可以說。現在,我終於有一個心儀的對象了。」他直直的盯著我,眼神正在訴說他的對象就是我。
  「別鬧了!」正想轉過身去,他卻一把拉住了我,不教我有任何轉身的機會。
  「如果沒有妳的允許,我不會說愛,可是請讓我說『喜歡妳』好嗎?」
  我愣愣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我知道妳還在懼怕愛情,我希望自己是那個可以改變妳想法的人,當妳決定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就不再有失望跟傷心了。」
  之前我們總是曖曖昧昧的在一起,除了學長跟學妹的關係外,並不是什麼名正言順的男女朋友。我很安心於這樣的狀況,所以也就不逼著子謙一定要給我什麼承諾。如今,他開口了,他想要有一種踏實的感覺。我懂,也明白他的想法;他一直想要保護我,給我幸福。
  看著他的臉,我笑了!我不知道未來是不是真的能幸福,但我知道要是不把握住現在,幸福的機會就有可能從指縫間溜走。
  我還是一句話也沒說,但他似乎懂我的心思。他靠近,正想給一個甜甜的幸福之吻。忽然,兩個極吵雜的男生在我們身邊大叫了起來。我跟子謙一愣,別過臉去看向他們。
  「張子謙,你在這泡妞喔!厚,被我們逮到了吧。」
  我慌張的看向他,以眼神詢問。他靦覥的笑了笑,對我說:
  「他們是我班上的同學,何孝慈跟顧家琛。」
  「學長好。」非得講點什麼話好掩飾我正漾起的羞怯與尷尬。
  「原來是學妹啊,哪一系的?」顧家琛在一旁鬧著。
  「之前看張子謙魂不守舍的,原來是心被學妹給征服了。張子謙啊張子謙,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何孝慈也跟著起鬨鬧起來。
  「你們不要鬧了,學妹臉皮薄,你們嚇到人家了。」子謙護著我說。
  「厚,你還敢講?有女朋友都不跟我們說,算什麼死黨好兄弟?」家琛拉開嗓門,粗聲粗氣的說。
  孝慈將手搭在家琛肩上,「家琛說的沒錯,你啊,非得請客跟我們賠罪不可啦。」
  我們一行四個人就真到新光三越的美食街吃東西去了。
  在這之後,我與子謙算是真正談起戀愛了,正式在一起之後,他便時常跟家琛、孝慈到我們的小公寓裡串門子。我們時常蹺課膩在一起;結伴從台中騎車到台北;在冬天的寒流裡吃著冰淇淋,一起淋著雨;更在期中考或期末考期間,丟下功課相約跑去派拉蒙影城看午夜場電影。子謙愛畫畫,所以我們也曾大老遠的跑到台東去,為得只是寫生畫一幅綠野山林間的日出圖。雖然交往之後做了許多先前都不曾做過,有點瘋狂的事情,但彼此都有心照不宣的默契,那就是功課絕對不可以退步。

  之後,子謙曾經帶我去他的宿舍坐坐、聊天什麼的。他曾興致的拿出
  他與家人合影的相本,以及張媽媽寫給張爸爸的情書給我看。相片中的張爸爸長得高大魁梧,張媽媽生得細緻古典;寫給張爸爸的情書更是文情並茂、文筆雋永,他們看來真可說是一雙般配登對的璧人。只可惜,後來張爸爸因車禍過世,張媽媽被癌症奪去了她的生命,這些沈痛的經歷在子謙的生命裡狠狠而用力的劃過,無形中也讓一個年輕的生命變得有些老成而宿命。他常說,如果他有一架滑翔翼,或有通往天堂的飛行器,他真想飛到天上去看他老爸老媽,因為他知道爸媽一定非常想念他……
看著他母親在情書上的文筆,好羡幕張爸爸與張媽媽那份綿密柔美,一如涓流緩緩延續的感情,所以就跟子謙說我也很喜歡寫作,也常幫話劇社的公演寫劇本,平時呢,也東塗西寫的寫些個小品文或短篇小說什麼的。子謙鼓勵我,要把書寫當成自己人生的夢想;他說夢想就像飛行氣球,可以帶我到任何一個夢幻天堂去,所以他一定會幫助我實踐夢想,買些書啊或電影DVD什麼的讓我看,好讓我的內在充實飽滿,多點墨水。
  總有個感覺,我找到了一個懂我疼我又愛我的好男孩。之前的失戀不是不幸,而是通往幸福那扇門的金鑰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