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時間飛快,轉眼一年多的日子過去了。六月,驪歌響起淡淡的離愁。子謙、家琛與孝慈全都順利畢業了。
  畢業典禮舉行之前,所有畢業的同學全在教室裡穿起學士服、戴上方帽子。漸漸的,有人開始話別,有人則一窩蜂送花,還有人便三三兩兩的拉起好朋友或家人,到處在校園裡拼命的拍照,留下最後一天當學生的青春記錄。
  我為子謙整理好學士服衣襟跟領帶,笑笑的看著他。
  「OK了,嗯,好帥!子謙,恭禧你,終於順利畢業囉。」
  「別恭禧我,明年就換妳了。到時我找家琛跟孝慈,一人送妳一束花。」
  子謙才提起送花的事,我就看到佳寧、書驊還有淑鈞捧著兩束美美盛開的花走了過來。
  「子謙學長,送給你。畢業快樂喔!」佳寧、淑鈞分別遞上花束。
  子謙收下,「真不好意思,謝謝妳們囉。」
  「好好喔,終於畢業脫離苦海了。」佳寧嚷著,好像羡慕起子謙來。
  他倒是苦笑,「有什麼好,沒考上研究所很快就要當兵去了。」
  「沒關係啦,你當兵的話我上成功嶺去看你,還會天天寫信給你啊。」我對他這麼說,算是安慰他。
  「張子謙,如果你去當兵的話,小心你這個學妹兵變喔。」淑鈞呱啦呱啦的說起話來,企圖恫嚇他。
  子謙對我投以一個信任的眼神。至於我,對於淑鈞所說的話也不多加辯白。這時他倒是對大家說:
  「我相信瀟湘不會兵變的,因為,她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好的人了。」
  這時我搥了他一記,揚起三十度的嘴角笑得好開心:
  「你喔,少臭美啦!」
  這時書驊已經在一旁替我們偷偷的拍了好多張照片。「欸,我們大家來拍照,好好拍幾張值得留念的照片吧。」
  他拿著相機,輪番替大家正正經經的拍起照來,接著就連孝慈學長跟家琛學長也都過來湊熱鬧一番。我們就像六連拍、十連拍那樣興高采烈的拍個不停……,校門口、商學系大樓、教室前、禮堂大門,象徵性的地方全都不放過。後來,大家的表情跟動作愈做愈誇張,簡直就像電視選秀一樣精彩又熱鬧!之後佳寧要我、子謙還有孝慈跟家琛兩位學長一起合影留念,最後才是我跟子謙兩人的親暱合照。我們一群人似乎沒有畢業的淡淡離愁,因為我知道大家的友誼早已超越了同學的份際,就像自家的兄弟姐妹一樣親。
  典禮之後,為了慶祝子謙、孝慈跟家琛他們的畢業,佳寧提議大家一起吃大餐,我們所有人便投票表決,最後在許許多多雜七雜八的意見下決定去雙十路的「香蕉新樂園」餐廳,大肆慶祝一番。
  子謙畢業後沒多久就先當兵去了。記得第一次去新兵訓練中心看他時,我見他已鍛鍊成一個成熟健碩的男人了。
  「子謙,你變得好黑喔!」我輕搥了他的胸膛,嗯,的確厚實了不少。
  「我,很醜嗎?」他摸摸自己的小平頭,靦覥羞澀的。
  我搖搖頭,「才不會呢,雖然理了平頭穿上軍服、皮膚也黝黑許多,可是很男人,很有味道喔!就像一個可以保護女人的大男人那樣。」
  就在他當兵這一年裡,我忙著學校的功課,他則幾乎天天寫信,告訴我有關他在軍中雖很辛苦但卻有紀律的兵役生活。
  一年後,我跟佳寧、淑鈞也順利畢業了。畢業之後我們各分東西,原本合租的公寓也就留給學妹們繼續租住下去。沒幾個月後,我在台北找到一份還不錯的工作,從事知名服飾公司的陳列、活動企劃。因為公司的分店很多,所以常需配合公司業務到各地出差或搭配門市不定期舉行促銷活動,營造熱絡的購物氣氛好提升銷售的業績。
  後來在我上班一年後,子謙退伍也找到了一份管理顧問公司的工作。雖然彼此繁忙,但還是不忘安排出時間給對方,或有時在MSN上說說甜死人不償命的綿蜜情話,細心維護起我們這段遠距離愛情。假日我回台中時,子謙也開始跟著我到教會去,並在那裡認識了許多新朋友,拓展我們的新人際關係。
  雖然先前常跟子謙聊到寫作或寫話劇劇本的事,然而我因工作忙碌的緣故,能抽出寫文章的時間其實非常少,但夢想不能丟棄,因此總是利用零碎的時間寫東西,時而小品,時而短篇,投稿雜誌社或報社,接著便是焦慮、心急、盼望、幻得幻失,五味雜陳之後,等待。運氣好時,總有幾次被人把作品給刊登了出來,心裡也就高興的飛了起來,輕飄飄地盪到了雲端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