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星期天上午十一點,我與子謙開車來到市中心的教會參加上午最末一場的聚會禮拜。聚會當中,台上的牧師正為著子謙的康復向天父做虔誠的感謝禱告,接下來便參雜著今天聚會的主題繼續在台上佈道。
  會後,我與子謙默禱完一起走出教堂。頂著大太陽我們正齊步走在室外的水泥小徑上,湊巧卻遇到了司琴的李宛如正開心微笑地走過來。
  「子謙,好一陣子沒見到你了。」她握著他的手,然後左顧右看的望了望,「嗯,看起來氣色挺好的。沒問題了吧?」
  子謙微笑著點點頭,「託宛如姐的福,一切都好。」
  「聽瀟湘說你很勇敢呢,好佩服喔!」她右手豎起了大姆指。
  他搔搔腦門,傻笑了出來。「我這不是勇敢,是前有懸崖後有追兵,反正不是被抓就是往下跳,因為還不想被死神抓走,所以只好硬著頭皮往懸崖跳了,反正就賭一把。」他像講故事的說得輕鬆,我心裡其實挺佩服他的真勇氣。
  宛如打趣著說,「No,其實是上帝吩咐死神慢一點,這樣你才來得及跳懸崖啦。保全你的命,就得回饋一下囉。」
  「啊,回饋?」子謙搞不清宛如的意思,兩撮眉毛揚了揚。
  「最近教會要募款建堂,不過沒特別跟教友們募,而是想辦一個話劇音樂會,對外售票的。」
  「教會要全拆了?」我問。
  「不是啦,只是要擴建。」
  「募款不是要到各區的教會募嗎?怎想辦起話劇音樂會?這主意挺不錯的耶。時髦喔!」我挺贊成用這種方式募款,自立自強,何必非得跟其他教會伸手呢。
  「其他區的教會也會幫忙啦,當然有些熱心的教友也有十一奉獻,光靠話劇音樂會可能還不足,不過我們最主要是想藉話劇音樂會的表演募款,這可是正式對外演出,不但可以佈道,還可以募款,一舉兩得。牧師把這事情交給我,所以現在正在找些話劇表演或音樂演奏方面的人才,這幾個月可要忙著籌劃這些節目了。」
  「宛如姐,妳真是找對人了!」子謙忽衝口而出。
  我跟宛如全莫名奇妙的盯著他看,他笑笑,回答說:
  「教會的話劇表演一定要有人寫劇本吧?湘啊,她文筆好,腦子也能天馬行空,死得都能寫成活的,不找她寫本找誰啊?最重要的是,以前她在學校也寫過話劇劇本呢!」
  宛如張大了嘴,像得到樂透似的拍手叫好。「對對對!這麼好的人才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怎麼想都沒想到?瀟湘,就妳了。」
  「啊,我呀?不行啦。」我拼命死命的搖著頭。
  「湘,沒關係啦,這對妳來說不難的,答應宛如姐嘛?」子謙看似鼓勵,可我怎覺得他像是把我給害慘了呢?我可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這時,牧師正好從不遠處走了過來,見到子謙便熱情的上前擁抱,「平安、平安」的彼此問候,問候完,兩人拉開一小段距離。
  「子謙還好吧?看你復元的不錯喔。你們在聊什麼啊?」
  宛如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就搶著跟牧師提起剛才的事情,牧師一聽點頭如搗蒜。「瀟湘,這是個磨練自己也能奉獻恩賜的好機會,我覺得妳一定要接下這個任務,如果執行當中有任何的困難,弟兄姐妹也會為妳禱告的。」
  「是啊,瀟湘,妳答應嘛,以前在學校佳寧跟淑鈞她們不是也參加過話劇社表演嗎?把她們找來一起演啦。甚至可以找家琛跟書驊,他們以前也有演過話劇啊。」
  聽子謙這一說,我簡直眼冒金星了!他不但拉我下水,連佳寧、書驊他們也不放過,看來他大概是跳懸崖時不小心撞到了腦子,性情大變熱心了起來吧。
  「你們還有這麼多同學參加過話劇社啊,那好啊,就邀請他們一起演出吧,這是正式對外的表演,所以需要稍微專業一點的人才。瀟湘,就試試看嘛?」牧師說。
  「是啊,有問題我們可以一起解決的。」宛如姐眼巴巴的望著我。
  「好啦,瀟湘,藉這次表演我們大家可以一起集思廣益想點子,還可以一起排練話劇啊,妳不覺得像是回到唸大學,大家常聚在一起那時候嗎?很棒耶。」子謙不死心的纏著我,企圖說服我,此時我真有一種他是教會裡派來攻陷我防線的頭號大間諜的感覺。
  事實上,是子謙最後提的這一點讓我心動了,因為難以忘懷的就是大學時期與佳寧、淑鈞同住在一層公寓裡,子謙、書驊還有家琛跟孝慈學長時常來串門子的那段日子。
  我的嘴角揚起一道弧線,輕輕笑著對他們說:
  「好吧,我就試著先回去想想要演什麼戲目,然後再開始寫劇本好了。至於佳寧她們,得先問問,沒辦法代她們先答應就是了。」
  他們三人一聽拍起手來,齊聲喊著「太好了」。我看見他們簡直高興得就快飛上天去了,心裡自然也沾染著這樣興奮的情緒,並開始想好好認真的找資料寫本,這樣才不會辜負牧師他們所對我寄予的深切期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