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青春裡最有義氣的事,原來是一腔熱血;做該做的抗爭、幫該幫助的人。

 

  幾天之後,如勳學長來醫院裡看我,還帶了些水果過來。
  
「愷歆,氣色好像好多了。」
  
「嗯,我媽跟鄰居那些叔叔阿姨準備了很多吃的喝的,這幾天把我餵得像小胖豬一樣。」
  
「這樣才好啊,多吃些對骨頭有益的食物才會好得快。啊,我想到了,應該帶鈣片來給妳才對,我真是的,居然帶水果來。」
  
「沒關係,水果好,熱量低嘛。」學長能常來看我,我高興都來不及了,就算他沒帶任何東西過來我也毫不在意。
  
「對了,今天來最主要是告訴妳募款的情形。」
  
聽見募款的事,我不好意思起來。
  
如勳學長沒察覺到我臉紅,逕自說起募款的事情。「因為現在是暑假,要聚集同學不太容易,所以我除了發e-mail給通訊錄裡的同學外,還動用社團的人脈,請所有社團裡的幹部幫忙宣傳、收集募款的錢,還有在Facebook上張貼募款活動的訊息,據說很多人響應,預計募款的金額可以破十萬塊,而且有可能持續上升。」
  
聽見學長的話,我的淚不爭氣地掉下來。我知道說「謝謝」很多餘、很見外,但不能免俗地還是要說。「真的.....,很謝謝大家。」
  
見我一哭,他有些慌了手腳。「妳這一哭我可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我來告訴妳這件事是要讓妳高興別擔心的,沒想到卻反而讓妳哭了。」
  
我哭著笑了,「沒有啦,因為太感動所以才哭嘛,大家都對我這麼好。」
  
「那當然啦,做好事嘛,況且又是我發起的活動,有誰敢不熱烈響應的?」

          ※          ※          ※

  
又過了幾天。
  
爸媽晚間下了班直接來到醫院裡陪我,順便為我帶換洗的衣物過來。
  
媽媽最辛苦了,要工作又要做家事,還得醫院家裡兩頭跑。見她為我如此奔波勞碌,我相當不忍心。
  
媽削好一盤水果端來,要爸跟我一塊吃。「愷歆,這是妳學長帶來的蘋果,很甜喔,吃一塊吧。」
  
「嗯。」我點頭,逕自拿叉子叉了塊蘋果放在嘴裡咀嚼,確實很甜。
  
「真的甜啊?」爸也叉了一塊吃。「嗯,還不錯耶,好吃。」
  
我拿起一旁同學帶來的雜誌,遞給爸。「會不會無聊啊,看這個吧。」
  
爸看著一旁的電視機被另外的病人家屬給霸佔了,有點兒氣惱,低聲在我身邊說:「過兩天跟隔壁借台小電視機帶過來,要看什麼都行。」他接過我遞的雜誌,悶悶地翻閱起來。
  
媽笑了笑,站在床頭旁的小櫃子前,整理一些同學或親戚來看我時所帶來饋贈的東西。
  
忽然,如勳學長跟關艾來了,而且好像有點兒神秘兮兮的。
  
「愷歆,來看妳囉。」關艾大喊。看見爸媽,她趕緊問好。「陸爸爸、陸媽媽好。」
  
如勳學長也一起問好。
  
我拉著關艾的手,要她坐下。「妳上回帶給我的漫畫書,我快看完了。」
  
「沒關係,妳盡量看,妳住院期間我無限量供應漫畫書,算是我一點兒心意。」
  
「真的嗎,那我不客氣囉。」說到漫畫書,我歎了口氣。「我那套『清秀佳人』的漫畫書掉了一本,好可惜喔。」
  
「是喔,怎麼會掉了呢?」關艾問。
  
「就車禍那天掉的啊。因為我放在車籃裡,所以摔車的時候就掉出來了。雖然那時有好心的路人幫我撿回來,不過可能撿漏了,少了一本。」
  
「少了哪一本呀?」如勳學長問。
  
「第四集那一本。」
  
「那我再幫妳留意,如果有賣二手的再買一本第四集的給妳好了。」
  
「那很難買的,是1998年五十嵐優美子所繪的版本。」
  
「網路上逛一逛,有時能撿到寶呀。」如勳學長笑了。
  
「先別管漫畫書了,有一件比漫畫書更重要的東西。」關艾笑說。
  
「什麼啊?」我問。
  
關艾不說,如勳學長也只是一直笑。
  
我好奇他們兩個到底在笑什麼,問:「發生什麼好事,為什麼那麼開心?」
  
「沒錯,算是好事一件,因為大家準備了一樣東西要送給妳。」
  
「送我東西,什麼東西啊?」
  
「妳要不要猜猜看?」他問。
  
我愣了一下,看向關艾。
  
關艾朝我點頭,「對啊,猜猜看。」
  
「嗯.....,」我摳著下巴作思考狀,想了很久後說:「又是吃的?」
  
「不是。」她搖頭。
  
「那,是.....,」想了很久還是猜不出來,所以放棄。「我想不出來啦。」
  
「好啦,饒了妳,現在揭曉答案,總之妳看了一定會很高興的。」學長說。
  
我好奇極了,「到底是什麼啊?」
  
只見如勳學長朝門口喊了聲,「進來吧。」
  
然後一堆同學就推著一張輪椅進入,來到我的病床前。同學們還有社團裡的學長學姐碎語道:「愷歆,祝妳早日康復。」
  
「這台輪椅是用募來的錢買的。」如勳學長說著,拿出一個紅包袋遞上前。「募到的金額不少,扣除買輪椅的五仟多塊大約還剩十五萬,夠妳付下學期跟下下學期的學費了。而且,我有將妳的銀行帳戶公佈給大家知道,如果能力許可的同學或許日後也會匯錢給妳。」
  
我的眼眶一熱,眼淚泛濫成災似地在臉上竄流。「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現在的感謝之情,總之,非常謝謝各位同學跟學長學姐的幫助。以後如果我有能力,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哽咽著,我說不下去。
  
爸跟媽也被眼前這一幕給感動到不能自己。媽對在場所有同學說:「謝謝你們,你們全都是我們家愷歆的恩人。謝謝、謝謝大家。」媽對所有人深深一躹躬。
  
「是啊,」爸說:「等愷歆出院,大家不嫌棄的話就到家裡來吃飯吧,我跟愷歆她媽一定會好好煮頓豐盛的料理招待各位。」
  
隔壁病床的病人見狀,也感動到拍手叫好。
  
同學們都有些不好意思,關艾領頭道:「小事一樁,陸爸陸媽別放在心上。」
  
爸媽還是再三邀請同學們到家裡吃飯,關艾跟如勳學長點頭說好,其他人才跟著答應了爸媽的邀請。
  
正在動容落淚的當口,有個帥帥的身影晃到眼前,我婆娑的淚眼看去,見是Vincent出現在病房裡。
  
「哇,開同學會呀,這麼熱鬧。」
  
關艾看著我,以眼神詢問來者何人。
  
「他是我打工的咖啡館老闆,Vincent。」我解釋著說。
  
「哇,原來是『傷心寂寞咖啡小館』的老闆啊,你好你好。」關艾說。
  
「你們在這做什麼啊,真的在開同學會嗎?」Vincent問。
  
「我們所有同學募款,送一台輪椅給愷歆,還替她付了下學期跟下下學期的學費呢。」關艾打趣說。
  
「同學這麼熱血,這麼熱心助人啊?看來我這老闆好像做太少了點。喔?」Vincent有點兒不好意思。
  
「那麼,老闆是不是多少盡點心意啊?」關艾趁機揩油。
  
「關艾,妳別這樣啦。Vincent一直對我很好的。」我的臉紅了。
  
「沒關係,其實我本來就該盡點心意的。這樣吧,我捐一萬塊給愷歆買些吃的用的。可以吧?」
  
「這怎麼好意思?不用了啦,真的。」我說。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啦,算是我提早發年終獎金給妳囉。」
  
我又哽咽了,強忍著感動欲淚的情緒,道了聲謝。「謝謝你,Vincent。」
  
雖然暫時失去行動的自由,但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因為有如此多的朋友、同學跟學長姐關心、幫助著自己。我,雖然痛苦,但並不孤單。

 

 

創作者介紹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