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一朵美麗的苿莉花,讓我來將妳摘下,到底花落在誰家?

  同學們忙在廚房裡包水餃,爸媽則忙煮其他的料理,食物烹調的香氣飄盪在整個屋裡,當然也偷偷竄進我房裡。
  
關艾跟其他女同學聞到香味,都被那味道給勾引得哇哇亂叫。
  
「天啊,愷歆妳爸媽到底在煮什麼呀,怎麼會那麼香啊?」
  
「是啊,我好像聞到炒米粉的味道耶,我最愛吃炒米粉了。」
  
「喔,好像還有滷味的味道耶,那股香味真是讓人愈聞愈餓。」
  
見同學們被「香味」招惹嘴饞的模樣,我笑了出來,打算讓她們去廚房幫忙順便解饞。「那些東西不用整理了啦,妳們都去廚房吧。」
  
「那妳一個人待在房裡沒關係嗎?」
  
「是啊,這房間我從小睡到大,跟它熟得不得了,它不會吃掉我的。」
  
「那我們就出去囉。」
  
OK。」我點頭,朝她們笑笑。
  
關艾湊近,親了我一下。「愷歆妳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妳真好。」她跟其他女同學一窩蜂似地衝到廚房去。
  
  
爸媽煮好午餐,同學們也包好水餃,所有人將食物自廚房端出,放在客廳的桌子上,看起來色香味俱全,相當豐富。
  
所有同學都受不了香氣的誘惑,吵嚷著說要吃。
  
關艾像大姐頭一樣對大夥兒下命令,「廚房裡有碗筷,一個個進去拿,東西多得很,不用搶,給陸爸陸媽留個好印象。」
  
爸媽笑得很開心,「沒關係,今天愷歆出院,大家高興就好,百無禁忌。」
  
同學們高興得到廚房拿碗筷出來,一個個不客氣地動手,大快朵頤起來。
  
吃飽喝足之後,大家幫忙收拾殘餘、洗碗、抹地、擦桌子。
  
如勳學長端出一個大蛋糕放在桌上,然後插上蠟燭,點燃。
  
我見狀懵了,問:「幹嘛買蛋糕,今天又不是我生日。」
  
「可是是妳『重生之日』啊,雖然車禍歷劫,但平安歸來,該慶祝。」他說。
  
我笑了,「這樣的理由也成立啊?有點兒牽強。」
  
「不會啊,慶祝妳平安出院,很正當的理由。」
  
有了蛋糕,同學們嚷著要唱「生日快樂歌」。我覺得好好笑,不是生日卻在慶生。也罷,管它是不是生日,只要高興快樂就好,何必在乎那麼多呢?人生的事誰也說不準,就像我一樣,說車禍就車禍,而且被撞得莫名奇妙。能夠開心快樂地在一起慶祝才最重要,至於用什麼理由慶祝,真的不必太在意。
  
我們大家一起唱著「生日快樂歌」,唱完中文唱英文,唱完英文唱台語,唱完台語改唱歌仔戲、京戲,大家邊唱邊鬧,像在演戲一樣,笑成一團。
  
「好,唱完歌之後請愷歆來切蛋糕吧。」如勳學長說。
  
YA──」眾人齊歡呼,熱烈拍手。
  
我笑笑,拿起刀子往蛋糕中央切下去,大家又一陣拍手。接著我將蛋糕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然後分裝在紙盤子上,一一遞給同學。
  
分好蛋糕後,大夥兒狼吞虎嚥地吃起來。君豪靦腆又深情地獻上一束紅玫瑰。「鮮花配美人,愷歆,這送給妳,祝妳出院快樂。」
  
見君豪送花給我,我愣怔了一下。可以確定的是,方才塞在門縫中的那束茉莉花顯然並不是他送的。
  
關艾見我杵著沒收下君豪所送的玫瑰,推了我一下。「欸,妳傻啦?難得今天有兩個人送花給妳。別太高興,小心晚上睡不著。」
  
我笑了笑,收下紅玫瑰。看了一眼,花瓣上還有小水滴,真是嬌艷欲滴。
  
「誰送花給愷歆?」君豪看向如勳學長,以為是他送的。
  
關艾說:「剛才愷歆回家的時候,在門口看見一小束茉莉花,上面有張卡片,不過只寫些祝詞,沒有署名,所以不知道是誰送的。」
  
「是喔?」君豪呆呆地應著,像在想些什麼。
  
「啊!」關艾大叫一聲,引起所有同學的注意。「我知道了啦,一定是暗中追愷歆的追求者,故意暱名送茉莉花,想引起愷歆的注意。」她看向我,「愷歆,我分析得有沒有道理?」
  
「吼──」大夥兒一聽見「暗中追求者」,莫不紛紛胡嚷亂叫。
  
君豪吃味大喊:「那怎麼可以,凡事總有先來後到,是我先追愷歆的耶。」
  
聽見君豪當大夥兒的面這麼說,我有點兒不好意思,同時也顧忌著正在廚房忙收拾食材、鍋具跟垃圾的爸媽聽見,所以板起臉來對他說:「如果你以後還想來我家,不想被我爸媽用掃把揈出去,那你可以再大聲一點兒沒關係。」
  
「我追妳不行嗎?」君豪問得直接,問得蠻橫不准我閃躲。
  
「大學畢業之前,我爸媽不准我交男朋友。」我胡亂扯謊,心虛地眨眨眼。
  
君豪有了莫名未知的「假想敵」,似乎吃味吃得挺重的。沒想到一向穩重內斂的如勳學長竟也跟著一同吃起醋來。
  
「一束小茉莉花才不可能追走愷歆,人與人之間是要相處的,藉由相處互動,互相瞭解才能產生感情。愷歆,妳該不會這麼容易就被這招『故作神秘』的爛招給偷走心了吧?」如勳學長看著我,問。
  
聽見學長的話,我有些尷尬。我確實被這個神秘的送花人給引起了好奇心。可是,或許送花的人是女孩呢,根本不是所謂的「追求者」。
  
學長見我不語,透出的眼神似是在等待我的回應。
  
我笑了笑說:「幹嘛討論這個,只是個無聊人送的一束小茉莉而已,應該不是追求者。」
  
同學佟姍姍大叫:「好啦,吃蛋糕了啦,搞不好送花的人只是想惡作劇。」
  
於是所有人繼續吃蛋糕,又放音樂跳舞玩樂。君豪跟如勳學長在歡樂的氣氛之中似乎忘記方才所討論的,神秘送花人的事情。

  
玩鬧夠了,同學們都累癱了,一個個像鬥敗公雞似地回家去。
  
我喊著房裡的媽媽,「媽,幫我拿個花瓶好嗎?」
  
媽走出來,「妳要花瓶做什麼,妳同學送的玫瑰花不是才剛插進花瓶嗎?」
  
「還有一束茉莉花,在我房裡。」
  
媽拿了另一個透明玻璃花瓶,順便推我進房。她看見我書桌上那束白茉莉,「妳說的就是這一束嗎?」
  
「嗯。」我點頭。
  
媽將茉莉花插進裝有水的玻璃花瓶中,湊近一聞。「嗯,淡淡的清香,聞起來很舒服。」她似乎很享受那股幽柔怡人的芬芳。
  
「是啊,我最喜歡茉莉花香。」
  
「妳知道有首童謠叫〈茉莉花〉嗎?」
  
「我知道啊。」
  
媽逕自哼唱起那首童謠,「好一朵美麗的苿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苿莉花,芬芳美麗滿枝椏,又香又白人人誇。讓我來將妳摘下,送給別人家。苿莉花呀苿莉花.....
  
我看著媽媽哼歌,淡淡地笑著。一束神祕人所送的茉莉花帶給所有人不同的感受與反應;君豪跟如勳學長因為有了「假想敵」而吃醋。我因這束花被勾起了好奇心。而媽媽呢?她最幸福,因為她沉溺在優雅的歌謠裡,有了好心情。
  
或許,真如佟姍姍所說,送花的人只是惡作劇。明天,應該不會再送,以後應該也不會再送了吧?
  
我不知道,只是有種特別的預感,這起送花事件可能沒那麼快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