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  神秘少男

每個人,注定會遇見一位天使,

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有祂的羽翼可以保護。

在即將跌進深淵之前,祂張著翅膀,

馱起向下墜跌的青春,穩穩送往平安的堡壘。

 

9.

正當我陷入迷霚之,又有一個少年天使拯救我。是誰,你到底是誰?

 

  為了怕我暑假一個人關在家裡太無聊,關艾只要一沒事就來家裡陪我,免得我宅女日子過太久會整個人變呆。我們在客廳聊天,說著說著她興致來了,想推我去附近的公園散散心。今天剛好休假在家的媽知道關艾想推我出門,有點兒擔心我的腿再有碰撞,猶豫著是不是要讓我出去。關艾打包票保證。

  「陸媽別擔心啦,我只是帶愷歆去公園裡曬太陽,有我保護她,不會有事的啦。」

  媽想了想,點頭。「整天待在家裡是不太好,出去曬曬太陽對身體有益。好吧,妳小心幫我照顧愷歆喔。」

  「沒問題。那我們出去囉。」關艾推著我,笑說:「陸媽再見。」

  關艾推我來到家附近的公園,雖然只有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但我們兩個都已汗流浹背,熱得不得了。瞇眼向天空望去,太陽看起來很毒辣,熱力四射的金黃球體,逼得人們忍不住發昏口渴起來。

  「吼──,熱死了啦,怎麼才走這麼一點兒路就熱成這樣?」關艾一旁喳呼。

  我笑,「雖然我家不吹冷氣只吹風扇,可是再怎麼說還是比室外涼快多了。妳真是人來瘋,沒事跟我媽提什麼想推我到外面曬太陽,這下子可真有妳曬的了。」

  「唉呀,講這樣,我還不是怕妳在家裡悶壞了?」

  我揶揄她,「推我出來曬太陽?我好像老太婆,妳倒像菲傭了。」

  熱得受不了的關艾,見不遠處有個涼亭。「欸,我們去那個涼亭好不好?」

  我往前看去,見到小涼亭。「好啊,去那休息,乘乘涼也好。」

  關艾推著我往涼亭走。

  來到涼亭,見有幾階矮階,要將我推上去可得費點力氣。關艾試了幾次,不成,我乾脆站起來做「金雞獨立」狀,讓她先將輪椅抬上去,然後再扶我進涼亭坐上輪椅。耗了好幾分鐘,終於搞定,不過這會兒更是滿頭大汗。

  「又熱又渴,真受不了!」關艾抱怨。

  「要不妳去買飲料吧。」我出主意說。

  關艾一臉不可置信,「不會吧,才剛把妳弄進涼亭,妳又要我把妳給弄出去?」

  「我不用出去啊,我在這等妳,妳去買飲料就可以啦。」

  「對吼。那好,我去附近7-11買飲料,妳先待著,有事打手機給我。」

  「好。」我點頭。

  「那我快去快回囉。Bye。」關艾開心地跳著離開。

  關艾離開,我獨坐涼亭,為了讓視野能夠更舒暢,我開始審視四周、「游目騁懷」起來。大約五、六分鐘後,我意識到有幾個高大的身影自我右側出現,向我靠近。我心想,或許同是因天熱而想到涼亭裡納涼的人,這很平常,並不奇怪,所以不以為意。

  怎料我不惹人,人卻來惹我。那幾個高大的男生面帶輕佻,口氣戲謔、沒安什麼好心地對我說:「小姐,一個人喔?在等人嗎,會不會很無聊?」

  「是啊,無聊的話我們陪妳等,妳說好不好啊?」

  看那幾人的模樣與氣質,像是小混混。我意識到自己可能有麻煩,當下心底慌得很,但盡量保持冷靜,不說話,只對他們一笑。

  「欸,不說話耶,啞巴喔?」其中一人嘀咕。

  我還是不說話,一個勁兒地皮笑肉不笑。

  那夥兒男生的其中一個開始推我的輪椅轉圈圈,而且愈轉愈快。

  我被這速度給嚇到了,趕緊出聲制止。「停,快停下來!」

  「欸,會說話耶,不是啞吧喔?」

  「住手,快住手,聽見沒?」我驚呼起來。

  「小姐,我們是好心陪妳玩耶,幹嘛這麼生氣啊?看妳氣得臉都紅了,這麼漂亮的一張臉應該要笑才對呀。」

  另一名小混混輕浮地以手指挑起我的下巴,似是端詳,然後又捏了捏。「嗯,這張臉長得實在不錯,身材看起來也還OK,不過可惜是個不能走路的女生,」他故作歎息狀,「唉,真是浪費了。」

  我嫌惡地揮開他的手,覺得噁心極了,於是朝他大吼:「不要碰我!」

  「欸,妳這『跛腳的』,怎麼這麼兇啊,小辣椒喔?」

  我開始不停地亂揮拳頭想要打那些人,但怎麼打就是搆不著。雖然我知道自己的嗲聲花拳嚇不了人。

  見我愈閃避、愈動怒,這夥兒小混混似乎愈來勁兒,不停地戲弄我以取樂。他們這麼促狹捉弄我快十分鐘,突然一陣哨音傳來,幾名小混混害怕地往四周張望,然後一溜煙竄逃出涼亭。見狀我一頭霧水,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此時有個蓄著木村拓哉式髮型的少男往涼亭走來。見他現身,我才知道原來是他路見不平救了我。

  「剛才哨子是你吹的嗎?謝謝你救了我。」

  少男不說話,只是站在我身旁,像尊天使雕像一樣動也不動,我猜他是想陪在我身邊保護我,怕再有類似的騷擾事件發生。

  我抬眼看向少男,由體態與側臉肌膚看出他還很年輕,有可能跟我一樣還在念大學也說不定。他的個子很高,鼻樑很挺,身材不胖不瘦,擁有一身健康的小麥膚色。

  「還好遇見你路見不平出手相救,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要怎麼擺脫那群小混混的戲弄。」我拍了下自己的胸口,像是安撫受驚嚇的心。

  少男只說了句:「我剛好路過,發現妳有狀況救了妳,這沒什麼,不用放在心上。」然後酷勁十足地守在我身邊。

「你叫什麼名字?」

  他的臉微微轉向我,只說:「我姓謝。」

在他注視我的同時,我也回望向他,我看見他的黑眼圈,還有滿下巴未刮的鬍渣,看起來好像很憔悴的樣子。他的憔悴令人心疼,我忍不住多看一眼,畢竟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應該要多關注他一下才對。

  雖然我們的距離不到一公尺,然而這咫尺之距卻似乎成了他與我之間的萬重阻隔,我怎麼也無法跨越。

  「我們等會兒一起去吃個飯好嗎?我想好好謝謝你。」我說。

  他勉強笑笑,只是搖頭,我猜他的意思大約是「大恩不言謝」。

  「我真的想好好謝謝你。」

  「不用謝,舉手之勞不算什麼,真的不用放在心上。」說完他靜靜地站在一旁。

  沒多久,關艾拎著袋飲料走回涼亭,一進涼亭就沒心眼地喳呼道:「欸,7-11飲料有在打折耶,我選了好久,然後又在裡面吹冷氣,哇賽,好舒服喔。」

  我白她一眼,「妳倒涼快,在便利商店很舒服嘛。留我在這曬太陽也就算了,知不知道剛才我差點沒命?」我手指著少男,「幸好這位謝先生救了我。」

  「啊,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關艾緊張問。

  我將方才一群小混混戲弄我、轉我輪椅的事跟她說了,她聽完十分後悔自責。

  「愷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啦,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她轉面對少男,道謝。「欸,謝謝你救了我同學,還好有你,不然我對陸媽就難交代了。謝謝、謝謝。」她對少男躹了個九十度的大躬。

  我抱怨,「妳真是『盡責』,真把我帶出來曬太陽、自己吹冷氣去了,這樣怎麼會對我媽難交代?」

  「唉,好了啦,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對不起妳,是我不好,這個暑假我就算做牛做馬也會彌補我對妳的虧欠。這樣行了吧?」

  「哼!」我雖將頭轉向一邊去,其實心裡的氣已消了一大半,但在關艾面前還是得做做樣子、擺擺架子嚇嚇她才行。見她一臉慌張,我忍不住竊竊地笑了。

  關艾轉向少男,「欸,謝先生是吧?待會兒跟我們去吃東西吧,我請客,算是謝你救了愷歆。」她誠意表示。

  謝姓少男搖頭,「不用了,我還有事,妳們去吃吧。」他轉身要離開。

關艾見他要走,死死地抓住他。「欸,不要走啦。」

  少男執意要走,「我真的還有事。」

她再度抓住他,「你這人怎麼這麼奇怪?想謝你也不行喔?」

他不理她,逕自離去。

她朝他的方向大喊:「喂,喂──」見他走遠,她只得放棄。「真奇怪,這年頭怎麼什麼樣的怪人都有啊?」

 

創作者介紹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