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詭譎神祕的事件,一樁樁進駐我的青春,讓我不在意也難。

 

  我突然想到什麼,對關艾說:「快,快幫我去追他!問到名字或想辦法跟蹤他到他住的地方。」

  「啊,」她大叫,「妳要我去追他,萬一等一下那群小混混又回來戲弄妳怎辦?到時妳又要怪我丟下妳一個人。」她顯得兩難。

  「不會啦,他們剛才被嚇跑不會再回來了。妳快幫我去追他啦。」

  關艾看起來一臉猶豫。

  「喂,妳剛才不是說這個暑假要為我做牛做馬嗎?只是要妳幫我去追他,妳也不肯?」我反激她。

  她沒輒,「唉呀,好啦好啦,我去追他就是了。」她迅即離去。

  涼亭裡又只剩下我一人,說實話還真有點兒兒害怕,好在沒多久後一位老阿嬤帶著孫子進涼亭裡玩,這下我才能稍稍安心。

  半個多小時後,關艾回來,不過她的臉看起來很沮喪,猜她大概是把我派她的任務給搞砸了。搞砸了也不奇怪,畢竟大白天要跟蹤一個人確實有點兒難。

  「怎麼樣?」雖然心裡有底,我還是問她。

  「唉──」她歎了口好長好大的氣,搖搖頭。「沒追上,這傢伙可鬼了。」

  「什麼意思?」我盯著她的臉,問。

  「我這種跟蹤高手出馬,居然會被他給發現,實在是太丟我的臉啦。」

  「妳怎麼會被他發現的?」

  「我跟妳說,事情是這樣的.....」她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跟蹤少男的經過。

  關艾說她一開始在公園裡跟蹤少男真的有點兒困難,因為公園一片空曠沒什麼遮蔽物或是建築物可掩護自己,所以只能遠遠地跟著。出了公園來到馬路,一旁有汽車、商家以及住宅高樓,此外還有路人,這樣就可以快步跟上;跟得近一點兒,以免跟丟。

  跟了一小段路,少男好像察覺有人跟蹤,頻頻向後探,但關艾身手俐落,立刻躲進騎樓的柱子,或躲在車後面,等他回過身去她再繼續尾隨。

  跟蹤到人車、建築較少處,少男反掉過頭來朝關艾走去,速度之快讓關艾根本來不及反應。

  少男走到關艾面前,「為什麼要跟蹤我,還有什麼事嗎?」

  「我、我、我想拜託你幫個忙。」她胡亂扯謊,想掩飾自己的心虛。

  他不說話,似乎等著她接下來所要說的話。

  「那群小混混又來欺負我同學,拜託你快點回公園去救她。」

  他不信,轉身就走,丟下她一個人愣在原地。

  她繼續跟著他,他發現,又再次回過頭來直愣愣地盯著她。

  被他盯得「不寒而慄」,她說道:「剛才肯救人,現在卻一點兒同情心也沒有,真是個怪人。你不救我同學,我自己想辦法好了。」說完便趕緊走人。

 

     ※          ※          ※

 

  關艾說完跟蹤謝姓少男的事,睜著雙溜溜的大眼睛很無辜地看著我。

  「妳真呆。」我說。

  「為什麼說我呆啊?」她似不服氣。

  「妳丟下我在涼亭,跟蹤他老半天才對他說那群小混混又折回來戲弄我,妳認為他會相信嗎?他又不是傻瓜。」

  「情急之下,我哪想那麼多啊?我原本跟蹤他,哪知道他會突然掉頭朝我走來?根本一點兒應變的時間也沒有嘛。」

  「就算這樣,你也不用講那麼瞎的話呀,三歲小孩也知道妳在騙人。」

  「說都說啦,不然我還有什麼辦法?」

  我歎了口氣,「追不到人就算了,沒關係啦。」

  「妳要我跟蹤他到底要做什麼呀?人家救妳,不要妳達謝就算了,幹嘛一定要查到他的名字、住在哪呀?」

  「會麻煩妳去幫我查他,當然有我的目的囉。」

  「什麼目的?」她好奇問。

「我想搞清楚剛才那個少男跟神祕送花人之間到底有沒有關係。」

  「啊,」她大叫一聲,「妳還沒忘記那個送妳茉莉花的人喔?」

  「那個人每天都送來一束小茉莉,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這件事情呢?」

  她抱著額頭做沒輒狀,「唉,我看妳很難擺脫,肯定被這件事情給制約了。」

  莫名奇妙被車撞、莫名奇妙有人天天送茉莉花,現在又莫名奇妙被一個少男給救了,這個暑假才剛過沒多久我就發生這麼多事情,怎麼可能不被制約呢?

 

     ※          ※          ※

 

  關艾推著我,慢慢地從公園走回家,回到家一進客廳,見媽正坐在電話前要撥電話。

我朝她大喊:「媽,我回來了。」

媽抬眼一望,見我好端端且平安到家,終於放心地笑了。「我才想打妳手機呢,想說妳們去曬太陽怎麼會這麼久。」媽對關艾問:「妳們沒什麼事吧?」

關艾心虛地笑笑,應付似地說:「當然沒事,陸媽媽您看愷歆不是好好的嗎?」

媽微笑點頭。

「您不用擔心啦,我說過會保護愷歆的嘛。」關艾說完朝我俏皮地吐舌頭。

我睨她一眼,意思是她說謊都不需打草稿,真是掰謊高手。

「餓了吧,我下麵條給妳們倆吃。」說完媽逕自走進廚房。

「好,謝謝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