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好朋友的陪伴,從不需開口要求,也毋用刻意說謝,所有事情都記在心上。

 

  今天媽去上班,只剩我一人。關艾又到家裡來陪我,我跟她在房裡聽音樂,為了逗我開心,她拉著我所坐的輪椅,隨音樂的節奏像跳國舞似地轉圈圈,愉悅歡樂的樂曲中,我倆的笑聲伴隨旋律,交疊出屬於青春的氣息。

  轉累了也笑累了,她停下來,大喘一口氣。

  看著她,我心裡有種窩心跟安心的感受,自我腿傷之後,好在有關艾時常來陪伴我,讓我不至於太過孤單寂寞,她真是我最好的同窗;最棒的好姐妹淘。

  在學校裡,我們倆總膩在一起。關艾的家庭環境其實很好,一向不缺錢。她知道我家裡的環境並不優渥,但不在意,還是願意與我成為好朋友,時常在我需要蹺最後一堂課去打工的時候Cover我,或在下課後請我去吃好吃的東西。在台北這個非常功利又現實的大都會裡,並不是每個人都如關艾跟如勳學長那樣平易近人而又不勢利,所以即便環境再不好,我也很少透露給其他同學知道,更不會輕易表現出窮哈哈的樣子來,因為我真的很怕同學輕視我。不過就算不表現出來,衣著打扮與出手還是騙不了人,我的其他同學,大多是打扮入時而又時尚的都會學生,出入皆有轎車或昂貴的摩托車代步,只有我,總是襯衫、T-shirt跟牛仔褲的裝扮,揹著個黑色的大揹包,走路或是搭乘公車上下課,再不然就是騎著我的破爛二手摩托車,看起來儼然一副窮酸樣。

  不過就算是窮哈哈的大學生,我也沒有動搖過以自己力量打工賺錢的想法,去交個有錢的男朋友,或者憑藉自己幾分姿色「誤入歧途」,更沒想過去做什麼Show girl、網拍或平面模特兒,我依然實實在在,憑藉自己的能力或勞力,去兼家教,或到咖啡館打工,賺每一分既平凡又平淡,我所能賺得起的錢。

  關艾突然叫一聲,打斷我的思緒。

  「什麼事?」我問。

  「我們出去逛逛吧。」

  我搖頭,「不想出去。」只要一想到上次在公園,被一群小混混欺負戲弄,我就很害怕。

  「妳怕像前幾天那樣,被小混混捉弄喔?」關艾看出我心裡的想法,問。「不會啦,我不推妳到公園去,就不會碰到被欺負的事情啦。」

  「我懶得出去,還要推輪椅,超麻煩。」

  「不會麻煩啦,我今天有開車來,我們去遠一點兒的商場逛。今天是週一,商場白天人又不多。好啦,一起去啦。」

  我知道要關艾陪我關在家裡確實有點兒難為她,畢竟兩個女生在家除了看電視、聽音樂之外,實在沒有其他事可做,尤其現在是暑假,既沒考試也沒報告或作業要繳,兩個人關在屋裡,真的只能大眼瞪小眼。

  她來陪我已屬難得,我實在不忍心要她整天待在這,加上她方才去商場逛逛的提議我確實有點兒動心,索性答應她。

  「好吧,我們就去商場逛逛。不過如果到時人多了起來,我就要回家囉。」

  「好啦好啦,」她高興地揚起角嘴,「都依妳,大小姐。小的我隨時聽候差遣。」她玩笑似地說。

  「什麼大小姐,我才不是。」我心想,真正的大小姐應該是她才對。

  她高興地推著我往外走,「出發囉。」

  她驅車載我來到一個大型Shopping Mall,我們先去逛了寢具店,她說家裡的被套床罩舊了想換組新的,所以買了套淡淡粉紅色的公主風床罩組。接著又逛到女鞋女裝的樓層,一連逛了好幾家店,終於看見她喜歡的學院風服飾,她高興得挑衣服、試穿,然後在試衣間的鏡子前轉了一圈。

  「愷歆,妳看這件上衣跟這條群子配在一起好不好看?」

  門市小姐一旁趕緊搭腔,「小姐,這衣服跟裙子穿在妳身上真的很好看耶,年輕就是本錢,看這衣服把妳的腰身都襯托出來了.....」

  「我問我同學,我同學說好看才算數,如果她說不好看我就不買。」

  門市小姐看向我,眼神中透著一股企求。

  我笑了笑,對關艾說:「好看,真的很好看。」其實是真的真的很好看。

  「真的?」她開心地笑了,對門市小姐說:「這衣服我買了。」她進試衣間將衣服換下來,遞給門市小姐打包結帳。

  她走到我身邊,湊過來說:「妳有沒有喜歡的,我買送妳。」

  我知道她是好意,不過「無功不受祿」,所以技巧地回絕。「沒有,我不太喜歡學院風的衣服。」

  「是嗎?我想說多買一件送妳,我們的衣服還可以交換穿。」

  「不用啦,妳買妳自己的就好,看妳穿得漂亮,我就跟著妳開心啊。」

  結完帳,我替她拿那兩只裝有新衣服的購物袋,讓她能再好好地逛看其他衣鞋。反正我就坐在輪椅上,購物袋放在腿上也不費什麼力。

  接著逛到女鞋店,關艾買了雙楔型涼鞋,然後推我說要去吃中飯。看一下手機,時間已是午後一點多。

  我們走在光潔亮麗又舒適的購物商場,吹著涼涼的冷氣,遠離酷暑的荼毒,感覺超舒服。我們在商場裡,愉悅輕鬆地度過一整個下午。

 

 

創作者介紹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