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如果,說「謝謝」還是不足以感謝你給我的,那我要如何表示才能讓你知道我的感激?

 

  關艾最近要跟男朋友出去玩,所以沒時間來家裡陪我,不過我並未因此形單影隻,因為如勳學長幾乎天天都來家裡報到,他對我的照顧比關艾還要細心得多,起碼絕不會讓我碰到像上回在公園裡被混混調戲那種糟糕的事情。關艾不是不好,只不過是個非常粗心又迷糊的超級傻大姐。

  如勳學長開車載我至書店買了幾本書,晌午時分肚子餓得很,說好要一起去學校附近的咖啡店吃簡餐。沒想到當他推我出書店大門時,居然遇見君豪。

  「欸,這麼巧你們也來這?」君豪眉宇向上揚。

  「陪愷歆來買書,買完正要去吃飯。要一起去嗎?」如勳學長禮貌問。

  「好啊,你們想去哪吃?」

  「學校旁邊那家咖啡店。」

  「OK。」

  於是君豪陪我坐上如勳學長的車,往學校出發。

  一段車程後來到學校旁的咖啡店。君豪替我把輪椅給張羅好,如勳學長則離開駕駛座將我抱下來放在輪椅上,兩人簇擁著我走進那家可愛的小咖啡店。

  這家位於學校旁的咖啡店向來是學生們心中的最愛,之所以很喜歡來這是因為除了簡餐的價格便宜外,它的佈置還非常用心獨特,很有慵懶的氣氛與浪漫的格調。店門口的設計很歐風,一排倒地蜈蚣被種植在長形的盆栽容器裡,店的裝潢是白與各種藍色調的色塊以及線條所組合而成的色彩基調,店上方還掛了個新藝術風格的店招牌。入內後,可以看見吧台後方與右邊的牆面各有一幅壁畫;所謂「壁畫」不是指以顏料塗繪而成的裝飾牆面的圖案,而是擅於攝影的店老闆將某個景致的畫面以5*5的方式拍成二十五張照片,將照片放大洗成藍色調,再將這二十五張照片以拼圖的方式拼湊成原景致的樣貌掛在牆上,所以看起來好像一張風景照的大拼圖,非常特殊令人印象深刻。至於左邊的牆面則是一大片書櫃;裡頭放了很多攸關攝影與咖啡方面的書籍,緊接著是一大面落地窗;窗外是走廊,置有露天咖啡座,來客可以選擇坐在外頭的位置,邊看風景邊喝咖啡並且邊抽菸,總之視野非常的開闊舒服。

  另一個別緻的點,在於吧台;它的位置不在室內最靠裡的那面牆,而是在店中央,位勢較高,需爬幾階小矮梯才能上得去,而且還是圓型的,所有桌椅均圍著圓型吧台一張張羅列在店內。當然,也可以選擇坐在圓型吧台的位置,就著吧台喝咖啡,然後聞著來自吧台勢不可擋的咖啡香。

  這的東西既好吃又便宜,而且裝潢別出心裁,雖是暑期,生意仍好得沒話說。

  如勳學長跟君豪為了方便我進出,選擇較靠近門口倚窗的桌位,將我的輪椅推上前。兩位男生坐定後,服務生拿來Menu讓我們點餐,我點了一客迷迭香雞排飯,如勳學長點了照燒豬肉飯,君豪則點了白醬義大利麵。

  「對了,關艾有說什麼時候會回來嗎?」如勳學長問。

  「不知道耶,跟她男朋友去香港Shopping,還要飛去上海,大概沒那麼快。」我說。

  「妳沒人陪,在家一定很無聊,怎麼沒打電話給我,我去陪妳呀。」君豪說。

  「你是男生不方便。」

  「哪會?不方便是妳說的,我不覺得有什麼不方便。」

  「你天天出現在我家,我爸媽會怎麼想?我不希望他們誤會。」

  「我倒是很希望他們誤會。」君豪想了想,「不對啊,如勳學長最近不是天天都去妳家,妳爸媽沒誤會喔?而且他也是男生啊。」

  「我受傷期間常麻煩到他,所以我爸媽跟他比較熟啊。」

  「那幹嘛不麻煩我,我也可以幫妳任何忙呀。」

  我故意糗他,「一來你沒車,二來你沒駕照,對不起不敢領教你的開車技術。」

  「愷歆妳別瞧不起我,這個暑假我一定去學好開車,為了妳,我考張駕照給妳看。」

  聽君豪這麼說,我倒有點兒臉紅不好意思。

  如勳學長沒說什麼,只是看看我會有什麼反應。學長是個內斂的人,我知道他喜歡我,但他不會像君豪這麼直接地說出來,而是以行動來證明他的喜歡。

  其實少女時期有人喜歡是件很美,日後很值得回憶的事情,只是目前的我還沒有資格談情說愛,一來要好好念書;二來還得打工賺錢,「談戀愛」這件事在我的想法裡,應該是沒有經濟負擔的人才能做的事情,就像個美美的奢侈品,窮哈哈的人根本買不起。

  我們吃完午餐,邊喝餐後所附的飲料邊聊天,聊了大約一個小時,大部分都繞著功課跟社團方面的話題聊。

  「還想再坐嗎?」如勳學長問。

  「我累了,想回家休息。」我說。

  「那君豪有沒有要去哪?」如勳學長問他。

  「我要去市區,跟朋友有約。」

  「那我們走吧。」如勳學長說完去買單。

  買完單後,他們兩人推我走出咖啡店。

君豪突然叫了一聲,「欸,等等!我先去上個洗手間。」

「那好,」如勳學長說:「我推愷歆到旁邊的7-11買幾瓶礦泉水,等會兒你再來找我們。」

OK。」君豪又折回咖啡店上洗手間去了。

如勳學長推我來到7-11面前,我對他說:「你進去買就好,我在店門口,不用再推我進去了,省得麻煩。」

「那我買好就出來。」說完他走進便利商店去。

我在7-11店門口等如勳學長與君豪,邊等邊看向藍藍的天,白雲好像浮貼在上面,感覺像是隨手就可以摘下似的,很漂亮。

突然覺得輪椅被一股驟然的力量給硬推開到一旁去,轉頭一看是上次在涼亭裡救我的那位姓謝的少男。他很生氣地拍著一輛正在倒退的轎車,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聽見後行李箱被人用力拍打的聲音,停車,怒氣衝衝地下車走到謝姓少男的面前。

「你拍什麼拍啊,沒拍過喔?」那男人橫眉豎目,一臉猙獰要吃人的樣子,但一見少男身邊坐輪椅的我,立刻驚覺是怎麼一回事。

車內有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少女下車走過來,「是怎樣?」她看見坐在輪椅上的我,大略也猜到是怎麼一回事,於是對男人說:「欸,你剛才倒退的時候撞到人家喔?」

「不知道啊,」男人看向我,「對不起啦,不是故意的。」他道歉。

少男很生氣,說:「以後開車小心點,撞到人就不好玩了。」

少女問我:「小姐,有沒有撞傷妳?對不起,剛才我跟我男朋友在車內吵架,所以他沒注意到後視鏡,不知道妳在後面。對不起啦。」

「沒關係,」我指著少男,說:「還好我朋友及時推開我,沒撞到。」

「那就好,那就好。Sorry喔。」

男人跟少女悶悶地上車,駕車離去。

我抬眼對少男說:「你又救了我一次,真的很謝謝你。」

「沒什麼,今天我剛好有事到學校來,正好又遇見妳有狀況,所以才有機會出手幫妳一把。」

「你來學校?你也是我們學校的同學嗎?」我問。

正好如勳學長跟君豪都來了,不遠處大聲地喊著我的名字。

少男對我說:「我先走了,小心照顧自己。再見。」說完他就離開。

「那誰呀,好眼熟。」如勳學長走來,看著少男的背影說。

「不知道,他說他姓謝,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我說。

「是喔?」君豪喃語。

如勳學長望向少男遠遠離去的背影,自言自語道:「好像謝家恕喔。」

「謝家恕是誰呀?」我問。

「企管系上的同學,不同班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