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命運之神將你我拉在一起,使得原本距離這麼近卻不相識的我們倆,有了開始。這是不是人們常說的「緣份」呢?

 

  噹‧噹‧噹──,下課鐘響起,許多同學揹著包包自教室走出,往學生餐廳或校外的簡餐店走去。當我被關艾推著走出教室時,君豪跟如勳學長都等在教室外。

  關艾推我上前,笑臉盈盈地問他們:「來陪愷歆吃中飯嗎,介不介意我也一起呀?」

  兩個大男孩搖頭,表示不介意。

  其中君豪先站出來,對關艾說:「我來推愷歆好了。」

  如勳學長似乎也想表現,他推開君豪。「你那麼粗心,我來推她好了。」

  「我哪裡粗心了?」

  如勳學長不說話,似乎不准他推我輪椅。

  就在他們爭相推我輪椅的時候,家恕學長忽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我抬眼看向他,他也目不轉睛地盯著我。

  我指著家恕學長,說:「今天我想單獨跟他吃午飯,不好意思不陪你們吃了。」

  我話一出,關艾、君豪跟如勳學長皆愣了一下,不知做何反應。

  家恕學長上前,推著我的輪椅,對他們說:「你們不用擔心,吃完午飯我會送愷歆回教室。」說完他逕自推著我離開,不理呆愣在原地的他們。

 

  我們來到學校附近那家生意很好的咖啡店,他溫柔地推我進店裡,找了個陽光能斜射入窗的位置坐下。我們點好餐點,然後等著餐被送上。

  等了十分鐘,簡餐被送上來,他貼心先為我抽來幾張餐巾紙放在一旁。「吃吧。」他說,接著斯文安靜地用餐。

  我也動手用餐,吃幾口飯後停下動作,問他:「為什麼?」

  抬起頭來,他看向我。「什麼為什麼?」

  「我們之前並不認識,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受傷,又為什麼要接送我上下課?」

  「我說過這並不重要。」

  「但對我而言很重要。」我說,有點兒倔強地想知道答案。

  低頭想了想,他抬起頭來對我說:「妳受傷的事情,是因為簡如勳替妳在同學之間募款,我才知道的。」

  「就算如此,你也沒必把這件事情往自己身上攬啊。」

  「是,但我想照顧妳、幫助妳。」

  「為什麼,我們沒有任何交情。」

  「想幫助一個人需要有什麼理由嗎?如果需要,那我可以說是『助人為快樂之本』嗎?」他反問。

  「原來幫助我,只是為了想讓你自己開心快樂?」

  「妳為什麼一定要這麼想?」他沉吟一會兒,又說:「如果這麼想妳心裡會覺得難過,那麼妳可以想成是因為我偷偷喜歡妳很久了,想藉此親近妳。或許這麼想妳心裡會開心一點兒。」語畢,他的眼睛定定地望著我。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卻怎麼也無法自他的視線逃開。我用盡最大的力氣逃離他攫住我雙眼的眼神,低下頭。對於這樣的理由,我真的有些難以招架。不過即便難以招架,他這套說法我當然還是不信,如果偷偷喜歡我很久,那早在我的腿還「健全」的時候就該來追我、接近我,又何必等到現在呢。

  他很尖銳、很強勢地看著我,然而才不過片刻,整個強悍氣勢又縮了回去,變成一個可憐兮兮又受傷似的男孩一般。見他神情如此快速地轉換更替,我有些不解,但顯然多出同情與心疼的情緒。

  「對不起,」我說:「或許你認為我有些不識好歹。我只是認為一個萍水相逢的人會願意這麼照顧我,很令人難以置信。」

  他歎了口氣,苦笑。「連我自己也難以置信,就當是緣份吧,以後別再問我為什麼。好嗎?」他以乞憐乞求的眼神看著我。

  那眼神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因為從未有人以這種眼神看過我、求我。我沒有辦法Say no,所以只好點頭。

就這樣,只要我一有課,他就負責接送我上下課。我上課換教室、去學校圖書館借書找資料、去書店買書,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他一定陪我,從不推辭說不,沒有任何一次缺席,而且從沒讓我等過他,總是他在一旁靜靜地候著我。

今天下課出教室,看見他早就等在教室外。

關艾推著我來到他面前,笑說:「家恕學長,麻煩你了。」

他自她手中接過我的輪椅,「不麻煩。」

她笑對我說:「愷歆,那我先走囉。」

我點頭,不說話,笑了笑。

「今天有想去哪嗎,還是想直接回家?」家恕學長貼心問。

「我突然想吃麥當勞的薯條。」

「好,我們去麥當勞。」

「去XX路那一家,人比較少。」

「好。」他推著坐輪椅的我走向他的車,抱我坐上他的車後座,我們一起出發往麥當勞前進。

來到麥當勞,因為輪椅的關係,所以家恕學長學選了一樓的桌位,推我來到牆角靠窗有陽光的位置坐,接著去點了一份薯條、一份雞塊,外加兩杯玉米濃湯。

他端著托盤走向我,在我面前放下,同時坐下來。

他將一杯玉米濃湯以及那份我想吃的薯條放在我面前。「吃吧。」

我點頭,逕自吃了起來。一會兒之後,我停下吃東西的動作,問:「你大四了,不到一年就畢業,有什麼打算?」

「暫時沒什麼打算,最近發生一些事情,心情很混亂,所以沒想以後的事。」

「喔。如勳學長正在準備考研究所,那你呢?」

「本來不想考,可是現在想考了。」

「為什麼?」

「如果不念研究所,很快就要去當兵,那就沒人可以照顧妳。」

「你不用為了我特別去考研究所,應該要看你自己有沒有興趣。而且你這樣接送我,根本不能好好準備考試。」

「如果我想考上,就一定能考得上,這種事情我從不擔心。」

我心想,好狂妄的口氣,他的功課真有好到毋需花太多時間準備考試就能考上的程度嗎?看他的眼神,好像是真的。

「妳放心,我一定能考上我們學校的研究所,繼續接送妳上下課,直到妳大學畢業。」他說。

他的眼神好有自信,在他說話的同時,我幾乎看見他真的已考上研究所。

聊了一會兒,吃了些東西後,我忽覺一陣腹絞,很明顯是想上廁所。

見我臉色有異,他不解又關心地問:「怎麼了?」

我憋著不肯說,但實在受不了了,只好脹紅著臉,極窘又極害羞地說:「我、我想上洗手間。」

他二話不說,推我走到點餐收銀的櫃台前,問服務生:「請問你們的洗手間在哪?」

「在二樓。」服務生說。

我的天啊,在二樓,那坐輪椅的我要怎麼上去呢?

沒想到在我思考的同時他竟毫不猶豫一把將我抱起,奮力往二樓跑去。

來到二樓女廁,他顧不得廁所裡還有其他女客人,硬是厚著臉皮抱我走進去,然後不理她們的側目,一間間廁間敲著門,直到找到最後一間無人使用的廁間,打開門,將我放在馬桶上。

我看見幾個正在洗手的女客人一直盯著我們看,羞窘得我不知如何是好。

他似乎不以為意,壓低聲音對我說:「我在外面等妳,不用擔心,好了再大聲叫我。如果妳不好意思叫也沒關係,等會兒我會請女服務生進去看妳好了沒。」說完他替我把門關上,走出去。

當下我的心很受「震撼」,一個男生居然為了照顧傷殘者而不顧其他女孩的側目,「犧牲」至如此地步,我真不知該怎麼跟他道謝才足以表達我內心的感激之情。我想,老天對我還不至於太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