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我相信你是真心想陪我度過沒有太陽的青春;你就是我此刻生命中的太陽。

 

  在我青澀、晦暗的青春歲月,他走進我的生命,成為我的天使。是他──謝家恕,讓我相信這世上還是有不計較付出願意幫助別人的人。

  家恕學長一直很細心地照顧我每一個需要,神祕送花人也天天不斷地送來茉莉花給我。

  今天下課的時候是下午兩點鐘,午後不再有課,我請家恕學長直接送我回家,因為有份設計圖的作業要繳,我要趕緊回家做作業。我們回到我家,爸媽都還在公司上班,不在家。

  他推我進房,邊推邊問:「我可以待在妳家看書嗎?」

  「可以啊,你要看什麼書,還不到期中考啊。」

  「上次去麥當勞的時候不是跟妳提過我想考研究所嗎?」

  一提到上回去麥當勞的事我就有點兒糗又不好意思,為了不想讓這種情緒縈迴不去,我趕緊順著他的話繼續說下去。

  「你要準備考研究所的功課?」

  「嗯,」他點頭,從包包裡拿出幾本書。「我已經開始在準備了。」

  「你真的不需要為了我去考研究所。」

  「我想考,既為妳也為我自己。」

  「那,你有把握嗎?」

  他笑了,「那當然。我在系上的功課很好,妳沒耳聞過企管系的謝家恕都是拿獎學金念書的嗎?」

  那是我頭一次見他笑,他的笑容好燦爛、好陽光、好健康、好.....,好帥氣。

  我也回以一笑,「真的嗎?我還沒受傷之前大部分時間都在咖啡館裡打工,要不然就是在趕畫圖作業或是報告,很少跟同學聊學校裡的事情,所以不曉得。」這也是我受傷以來,第一次笑得那麼自在,沒有負擔。

  「妳打工?」

  「嗯,你來過我家幾次,看見我們家這麼小,而且我又沒有弟妹,應該不難猜出我的家境其實並不是太好,我必需打工,才有學費可以念書。當然,我不像你功課這麼好,可以拿獎學金,如果可以的話,就不用打工了。」

  「妳可以拼拼看。」

  「那得先把打工的工作辭了。不過現在腿傷成這樣,也沒辦法去打工了,沒打工就多了些時間,或許我真的可以拼一拼獎學金。」

  聽完我所說的話,他面容浮現出一股哀傷,我想他應是替我感到難過。我安慰他。「沒什麼啦,窮就窮嘛,反正好好念書,努力打拼,以後一定可以賺大錢。」

  「妳好堅強,又好獨立,跟妳比我真是差一大截。」

  聽見人家誇我,我倒不好意思起來,同時心裡又很高興。

  聊完以後,我坐在電腦前操控滑鼠先將圖片Scan進電腦裡,用Photoshop做影像處理,接著又以Illustrator軟體做設計圖,家恕學長則在一旁的書桌安靜又認真地念書。一會兒之後,我停下操作滑鼠的動作,轉過頭去看他,見他K書的神情真是超專注又超認真,難怪會是個拿獎學金念書的高手。

  不知在電腦前畫了多久的圖,我的眼睛感到疲勞,握滑鼠的手也痠了。停下畫圖的動作,我舉起雙手伸展腰身。我的大動作引起家恕學長的注意。

  「妳累了吧?要不要吃些什麼或喝點什麼,我去弄。」

  「我想喝杯咖啡,覺得有點兒睏,喝點咖啡提提神。」

  「那妳等會兒,我去泡。告訴我咖啡放在哪。」他問。

  「廚房的冰箱裡有咖啡跟奶精還有糖包。」

  他起身去廚房,泡了兩杯咖啡端進房。他進房的時候,我正好在看自己的存摺。

  「咖啡泡好了,妳要加一包還是兩包糖?」

  「兩包。」我說。

  「喝這麼甜,不怕胖?」

  我搖頭,「怕苦不怕胖。」

  「妳跟別的女生不一樣。」

  我淡然一笑,沒說什麼。

  見我正在看東西,他問:「看什麼?」

  「看我的存摺。」

  「怎麼了嗎?」

  「最近常有人莫名奇妙匯錢給我,可又不知道是誰。」

  「是嗎?」他下意識問。

  「是啊,想知道匯錢給我的人是誰,但查不到。」

  「那就別查了,」他笑了笑,「有人匯錢給妳不是挺好,妳就不用擔心學費的事情。」

  「我不擔心啊,之前如勳學長幫我募到的錢夠繳我下學期跟下下學期的學費了。我只是在想,到底有誰會做這麼好心的事?」

  「做好事的人可多了,那些應募款活動捐助妳的同學都是啊。我想,可能是之前簡如勳替妳辦募款活動時,有同學持續不停地在關心妳的狀況,所以就一直匯錢給妳吧。我記得妳的銀行戶頭簡如勳好像有公佈在佈告欄上。」

  「老實說與其接受別人的幫助,我倒希望自己有能力可以幫助別人。」

  他突然停下替我攪拌咖啡的動作,看著我。「只要妳希望自己有能力可以幫助別人,妳這麼相信自己,持續努力,有一天妳一定會變得很強大,很有能力。」

我點頭,「是啊,我相信自己有一天一定會變成一個很有能力的人。我想謝謝每一位幫助過我的人,只要他們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二話不說回饋給他們。」我笑著對他說。

 

     ※          ※          ※

 

  傍晚,爸媽陸續打電話回來,說要加班,會晚點回家,要我自己在家裡下點麵條吃。我跟家恕學長說了,他說要帶我外出吃晚餐。

  「不用了啦,隨便吃一吃就好,外出吃飯很麻煩。」

  「怎麼會麻煩?」

  我指著自己所坐的輪椅,嫌搬它太費事。「不如這樣吧,我來烤鬆餅給你吃。」

  「烤鬆餅?」

  「是啊。我在Vincent的咖啡館打工,學會很多種咖啡的烹煮跟調製,還有小點心的烘焙喔。」我像獻寶似地炫耀著自己從工作中所學會的技能。

  「喔,妳會做什麼小點心?」家恕學長好像挺有興趣知道。

  「我會烤蛋糕,做小餅乾跟可頌,這些都是Vincent教我的。」

  「是喔,那還蠻厲害的耶,我可是什麼都不會。」

  我笑了笑說:「因為家裡沒有做蛋糕的材料,而且時間已經很晚了,所以烤鬆餅是最快的了。」

  「那我們就來烤鬆餅吧。」他說。

  於是我請他自流理台的櫃子拿出鬆餅機,我則在一旁將水與調味料加進鬆餅粉裡調和攪拌,接著將調好的稠液注入烤盤,開始烤今晚要吃的鬆餅。幾分鐘之後,第一張鬆餅烤好了,接著我又烤了第二張、第三張、第四張鬆餅。烤完之後,我將鬆餅擺在白瓷盤上,淋上一些焦糖、灑了點糖霜,又以奶油熟練地在一張張鬆餅上做出漂亮的螺旋狀裝飾,最後放上幾顆可口的紅櫻桃。

  我抬頭正要宣佈大功告成時,卻見家恕學長很認真地看著我的動作,他的眼裡透著佩服、感動與不可思議。

  其實烤鬆餅並不是很困難,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用那樣的眼神看我。

  「我烤好了。」我說。

  「很香很香的味道,這種味道很溫暖、很溫韾,很有『家』的感覺,我很久很久沒聞過了。」他閉起眼睛,一再貪婪沉溺於鬆餅所發出的香氣裡。

  他的話令我暗自心驚,我很想問他一些什麼,可終究還是沒有問,怕過於唐突,反而會讓他很難以回應,甚至是難堪。

  那天晚上,他吃了兩份我所做的鬆餅,吃得乾乾淨淨一點兒也不剩,還直誇我烤的時間控制得很剛好,而且鬆餅的味道調得恰到好處,不會太甜也不會太膩,讚我的手藝簡直是師傅級的了。雖然知道那是他鼓勵我的話,不過能讓人這麼誇讚,心裡其實是挺開心的,簡直快樂得就要飛上天去。

  要回家的時候,他還跟我約時間,要我下次再烤鬆餅給他吃,他說真的超喜歡我所烤的鬆餅,跟在外面吃的完全不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磊瑄 的頭像
徐磊瑄

徐磊瑄的,心情左岸

徐磊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